湖人vs老鹰

当女友发现你玩侠盗5 太久的时候....

iH8j


如果你有这样的女朋友, 一定每天很开心吧
If you have such a girlfriend, it must be very happy day!

笑死~ 十分 钟后,徐薇的手机响起,电话那头,一位中年男性劈头兴师问罪:「你为什麽
不回答我 女儿的问题?她一回来就躲起来哭,说后面那位明伦高中学生的问题,会比
她的重要吗 ?」

甜美的笑容转为愁苦,徐薇傻了眼,不情愿道了歉。r />


第一名:「How much Indian are you?」
台湾版:
「你是原住民?你有多纯啊?」

老外解释说,当人问一位原住民朋友这样的问题,彷彿就好像这人带有某种权力,去质疑一位族人身为原住民族的「正统性」,让族人心中冒出一句 OS:我身为原住民族的纯度还轮得到你来问?要抓我去实验室检验吗?

其实类似的问句,在台湾也还蛮常听到,相信大部分的非原民朋友都没有恶意的;因此许多原住民朋友都会很 nice 地回说:「喔,我爸爸妈妈都是 xxx 族啊!」「我爸爸是 xx 族,我妈妈是汉人。

中元拜拜免烦恼!美他们两个也在一起两个多月了,愿望在十分钟内变成现实,记住:不要有欺骗行为。舞著。  「鱼鱼!我找到免费空间了。

谁有参加今年易游网日本行呢?

东京双乐园凯蒂猫、迪士尼枝笔和一张纸


一、首先,在一列中写下1到11的号码(即1、2、3、4、5、6、7、8、9、10、11)

二、在号码1和2的旁边,写下你所想的任意两个数字

三、在号码3和7的旁边,写下任意两个异性的名字。为什麽好喝?咖啡该如何分出公豆或母豆?仙湖农场现在正好进入咖啡熟成季,还能体验选豆和研製的过程,以及农场如何用心以自然农法栽植,才能粹取出那香滑细緻又回甘的口感。>英文字飞舞著。没想到和她抱怨不到五分钟,永远忘不了那个铅灰色的夜晚,生,这学期他也已经是3年级的学生了,他也是学校专车的车队长的分队长,这也全都是因为做校车免费,他才会去做车队长的,他个性也满混的,不管是在工作上,或著是在学业上,他几乎都是很敷衍了事的,他坐上了校车,先跟开车的司机打个招呼,然后在车上看看,数一数人数,<恩~还没坐满吗~老大(对司机的称呼)可以开车了>,车子也在小天的口令下开了车,在车上,有满多新的面孔都没看过,这次他也是从自己所负责的校车线路跑到另一个路线去,因为这条路线的车队长他还是不是很放心,所以第一天时,他就先去间都这个车队长,其实他也是顺便看一看这台车上有没有漂亮的妹妹,在往学校路上,小天跟这个车队长,交待了很多的事情,也说明了,他可能只做开学的几天而已,然后就退出车队长了,时间过的很快,很快就到了学校了,等车上的学生都下车后,小天就跟著另外两个车队长下车了,小天走向自己的教室,<呼~~两个多月都看到自己的同学了,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改变说,>正在想的时候,就有人大叫著,<白目天你来了喔~还没死喔~>,<掯~是哪一个白目阿~>小天心想著,原来是小天的同学,恩~这中间的过程都不重要吧,马上快转到放学,放学时,小天心想说,早上那台校车都没有妹妹,只好回到自己之前负责的校车,看有没有好看的妹妹,上车后,<恩~还不错呢~还满多女生的说~>,小天很心满意足的看著车上每一个妹妹,当然不可能是每个都靠近的看吧,都是在前面往后面看的,他的目光瞄了一下子,在车上的中间那一段,有一个女孩,一直吸引著小天的目光,小天当下就做了决定,<就是他了~>小天看了看,刚好有认识的人坐在那个女孩的旁边,小天就走了过去,故意去跟他认识的人聊天,顺便也用他幽默的谈话方式去捉弄那个人,小天很希望那个女孩能注意著他,小天回头偷喵了一下那个女孩,看到那个女孩有在笑,心想<应该是有注意到吧>在早上时,小天把车子停在校车的路线的路上,所以他就很快的下车了,下车后,他骑著自己新买的机车,跟在校车的后面,<等等他下车的时候,就来去跟他问电话>他边骑边想,校车停了,也看到那个女孩下车了,小天马上骑过去,<同学,同学>一连叫了好几声,那个女孩好像没听到的样子,小天很失望的骑车回家,在这个夜裡,小天想了很多办法,想出要怎麽去吸引那个女孩,到了隔天早上,小天坐在昨天遇到那个女孩的那台校车,他还帮那个女孩,留了一个位子,到了那一站以后,看到一群学生在排队,车停后,排队的学生陆续的上车,在后面的座位几乎都坐满了,那个女孩看到了这个情况本来是要站著的,结果,小天就站了起来,把座位让给了女孩坐,则另一个空位是给跟女孩一起上车的学姊坐的,在往学校的路上,小天一直用幽默搞笑的方式去吸引女孩,他看到女孩在笑,也认为她有在注意著他,<问看看他的班级好了>小天提起勇气去问女孩的班级跟他的姓名,女孩也很爽快跟小天讲了小天所要的答案,当天,小天带著他的同学,跑到女孩的班级,把女孩叫出来后,就直接跟女孩问电话号码,女孩也跟早上一样,很爽快的给他电话,很快又到了晚上,小天很紧张的拿起手机,拨打了他的电话,嘟~~~,很响一声,小天的心脏就跳了一下,<偎~~>这一声,女孩接通了电话,再接通电的同时,小天就开始开心的跟女孩聊天,这天晚上入眠时,小天睡的很甜很甜,隔天,一样帮女孩佔位子,让自己站著陪著女孩聊天,晚上,小天又拨打了电话,跟女孩聊了一下天,结果小天不知道从哪裡来的勇气,很大胆的问女孩,<恩~你可以当我女朋友吗~?>女孩韧住了一下,<这会不会太快了,可以给我考虑吗~?>小天也趁胜追击的说<好吧,那你明天要告诉我答案喔><好啦~在说吧>到了隔天,小天抱著一半的自信在车上等著女孩,也是帮女孩佔了一个位子,女孩一上车什麽都没讲,就坐下小天旁边的位子,车开了一段时间,小天又提起勇气问,<到底是好还是不好阿?>女孩笑一笑说<如果不好的话,我就不会坐在你旁边了>这个明显的答案,让小天高兴的不得了,小天跟这个女孩的恋情就这样开始了

第二章  陷入爱情的天
每天,到了中午的时候,是小天最期待的时间,因为可以陪著女孩吃饭,叮咚叮咚,中午的下课锺响了,老师一讲下课,小天马上衝到女孩的教室外,等著女孩下课,<今天想吃什麽呢,小祯>小祯是小天对女孩的称呼,<就看你噜>小祯笑笑的对小天讲,小天就带著小祯往学校旁边的美食街走去,买了午餐后就找了一个地方吃起了午餐,今天,刚好是中秋节,小天就问小祯,<今天要去哪裡阿>小祯说<今天我们家要烤肉阿><真好,我今天还要上班说,我们餐厅今天也要烤肉说,你要不要一起来>小祯想了想<看情况吧,看我可不可以偷跑出来吧><好吧,如果可以的话在打电话给我吧><恩~好阿~>时间过的很快,到了晚上,小天整晚又混混的工作到8点,在这时候,小天口袋的电话就响了,<嘿嘿~我可以偷跑出来囉,你要不要来接我阿><好阿~要去哪裡接你><那就在我家附近的那个录影带店吧><恩~好~等我喔~><好~88><88>挂掉电话后,小天马上跟他的经理请假,换好衣服后,骑著他的机车,用飙的方式,马上飙到小祯说的那个地方,到了那个地方,小祯跟他的朋友也刚好在那边等著小天,小祯跟他的朋友说再见后,就坐上小天的车,这也不是小天第一次在著小祯了,有几次,小天都会载著小祯去学校,车子的方向就锁定了小天的餐厅去,到了餐厅后,小天向他的同事们介绍著小祯,还带小祯去参观了自己工作的地方,东说说,西说说很快的,小祯要回家的时间快到了,小天和小祯跟他的同事说再见后,就马上骑上车,要载小祯回去的路上,小天就提议要去看一下夜景,小祯也答应了,小天骑到一个河堤旁边,就跟小祯坐在河堤上,小天就大胆用手抱住著小祯,让小祯依偎在他的肩上,小祯也没有反抗,小天刚刚有喝了一点酒,藉著酒胆,小天就问小祯,<如果你今天失去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,你会不会><什麽东西阿~>小祯很好奇的问著小天,<就是>小天把自己的嘴巴慢慢的靠了过去,小祯却阻止了小天,跟小天说<可以让我有所保留吗~?>小天就有点气楣的答应小祯了,但小天还是抱著小祯让小祯依偎在他的怀裡,虽然不是很久,但小天却很珍惜了这段时间的回忆,眼看,就要12点了,小祯也急著回家,小天就骑著他的125急忙忙的把她带回去了。 三分钟就知道谁是你最爱的人? (98%的准确率)

一个很准的心理测试:按下面的步骤一步一步做,的解说,才了解如何适当的控制了日照量、日夜温差和虫害,并且以自然方式。 (天下杂志)别当直升机父母 作者:李雪莉 2007.03.28/第368期


现场1:许昌街徐薇补习班。 终于~~终于有机会来到这传说中的梦幻城堡--摩尔花园
而且竟然就离自!的老家那麽静,到现

1/26 好久没中过这麽多隻 3p
        真是太高兴了
          有软丝同好一起分享好吗


在高雄市明诚3路433号,明华国中对面,店名就叫烧肉屋,属于无烟炭烤韩食,中午358元
晚餐388因是这样:台湾原住民族裡,真正有贵族制度的,其实只有鲁凯族和排湾族,也只有他们纔有真正的公主或王子;贵族制度在其他族群裡是没有的,有些族人甚至还以自己族裡的平权、民主制度为傲,例如泰雅族对于部落共议决的落实,就在近年来屡次对政府进行部落权益的争取上发挥地淋漓尽致。 资料来源与版权所有: udn旅游休閒
 

秋高气爽/庄园咖啡泡美景 仙湖秋嚐幸福味
 

【欣传媒╱记者萧介云/湖人vs老鹰报导】
 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泡在山泉池中,或日出、夕阳,或满天星斗眨眼,忘尘也忘忧。 冰山真的好美...一定要去走走
不过要赶快去哟 因为快溶光了!!!!!!




上次介绍过死亡之眼扑克

这次也来介绍类似死亡风的牌骷髅牌



2010/2/6(岸抛探点)早上衝大溪下午跑苏澳(内埤沙滩新点喔)

今早去大溪丢2个小时都没咬换到苏澳军港
一直有小鱼在跳但还是不咬
最后换到内埤沙滩居然来咬2次
我小舅子巴到拉没5秒脱勾
没看到鱼最后只好放弃 贵的学费,ong>

台湾版:
嘿,头目!

老外说啊,作为一位酋长(Chief)在北美原住民族的社会裡,是很严肃的一件事,因此若这位族人并非是一位真正的酋长,我们千万不可以随便这样称呼他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